审时度势

高建生:“古稀之年”的北约往哪儿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3月28日,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人们举着巨型北约旗帜,庆祝拉脱维亚加入北约纪念日。(路透社)
3月28日,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人们举着巨型北约旗帜,庆祝拉脱维亚加入北约纪念日。(路透社)

字体大小:

今年4月4日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75岁生日。庆生前的3月7日,继芬兰之后,瑞典正式入盟,不仅宣告放弃秉持200多年的中立政策,也意味着北约成员国由当年的12个签字国,一跃而为32个,且大半是发达国家。瑞典送上的这份生日大礼包,加之北约与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哥伦比亚等亚太、拉美九国的“全球伙伴国”关系,无疑使它在当今众多的国际组织中鹤立鸡群、风头无两。

人生七十古来稀。照中国人的称谓,走过75个岁月的北约,算是古稀之年了。当年12个国家挥笔签字结盟时,是否曾对75年后的发展作出预判,人们不得而知,但古稀之年的北约下一步走向何方,却值得关注。

北约75年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法国总统戴高乐1966年宣布法国退出北约,同为北约成员国的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理不清的恩怨情仇,美国与德、法等欧洲国家时有的龃龉不合,都曾令北约数次为这些烫手山芋所烦。就是近年来,围绕接受乌克兰难民问题引发的英法矛盾,波兰与德国在二战赔偿问题上的尖锐对立,最“不合群”的匈牙利在北约决策上不断唱出反调,连同土耳其不仅和北约盟国之间纷争不断,甚至不惜挑战盟主美国的举动等,都不断使人对北约的存续产生疑窦,以至于三年前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指称北约已经“脑死亡”。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