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脉搏

翁精敏:寻回失落之归属感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归属”与“融入”之别,在于前者可以“做自己”(be yourself)仍被群体接纳;后者则必须作出改变以融入群体,否则将被拒于千里之外。笔者想到自己旅居在外多年后回国的感受(尤其因这趟独自逗留较久感受较深):我对新加坡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的感觉,不知为何竟感到一丝的“沉闷”和“陌生”,甚至不禁要高唱娃娃的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里的一段歌词“陌生的城市啊……”

新加坡不是已经打造成一个生气勃勃的都市了吗?怎么会老是给我一种沉闷的感觉呢?最初以为是环境因素使然。笔者暂时寄宿在麦波申加冷河畔的组屋。这里的社区管理和规划是一流的;加上周遭尽是本地美食,其实没有理由说“闷”。然而,就是这条既宽又长的加冷河,让回国的我感到十分之枯燥。或许是因长期居住在山明水秀的地区之故,如今天天面对这样一条从自然河流改造成的“人工河”,难免无法适应。记得流过碧山公园那段加冷河道的大沟渠,就成功经过了一番“返璞归真”的打造,还吸引了不少野生动物和禽鸟到来觅食与定居,顿时生气勃勃。麦波申一带的加冷河道,或许亦可仿效碧山公园的河道改造计划。

环境因素对国人生活起居素质固然重要,但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文化因素。这趟回国适逢泰勒丝来新演出。其中一晚我用手机扫描,骑了四处皆有的自动付费脚踏车(这是国人之一大便利),到演出地点国家体育场附近兜兜,想一沾流行文化的活力与人气。果然,体育场内再度传来久违的“加冷狮吼”;场外则人潮涌动,几乎都是年轻人。散场时,络绎不绝、有幸在一票难求下入场感染泰勒丝震撼力的歌迷,脸上都露出意犹未尽的兴奋。听到有歌迷还说道:“回家得把‘霉霉’(泰勒丝的昵称)所有的歌再听一遍!”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