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良平专栏

郭良平:改变形象是打开中西外交局面的关键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菲律宾海岸警卫队4月30日发布的视频显示,菲海岸警卫队船(中)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附近遭到中国海警船的水炮袭击。 (法新社)
菲律宾海岸警卫队4月30日发布的视频显示,菲海岸警卫队船(中)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附近遭到中国海警船的水炮袭击。 (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国的崛起在近代是史无前列的异质文明大国的崛起,须要考虑的因素更多;它又发生在一个百年大变局的时代,一个崭新的人类文明正有待开创。中国肯定会同其他国家,尤其是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国家有所不同。在求同的过程中如何“存异”?

2018年以来中美关系的急转直下,把人类带入了一个动荡的世界。如火如荼的全球化戛然而止,迅速倒转;人们哀叹二战后的和平红利消失了,把当前的国际局势同一战前的形势类比,各国都在增加军费开支,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正在彻底改变。人们大都接受这个巨变为现实,并用“修昔底德陷阱”等理论来解释它的不可避免。

形象政治这里,我提出一个唯心的解读,不一定正确,但可以打开另一扇天窗,从不同的角度来审视这场巨变,也许能找到不同的解方。我从这样一个判断出发:中美关系的恶化以及由此引起的国际关系的紧张,并没有充足的理由,因而没有必然性。根据是以下三个:首先这个变化来得突然,各国的利益关系是数十年培育起来的,不可能变得这么快。其次,2018年的中国同2008年的,甚至1998年的没有本质区别。

第三,中国的对外行为更具挑衅和扩张性这个西方共识也缺乏根据:中国领土争议都是数十年的老账,大都是共产党之前的政府遗留下来的,没有新的领土声索。所谓“更具侵略性的行为”不过是它海空力量增长后的自然现象——在以前无能为力因而无所作为,现在任何作为都使人感到不适;南中国海人工岛礁的军事化,也主要是美国海军步步紧逼的结果。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