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浩:挺巴与反犹之间没有等号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5月11日,瑞典马尔默,抗议者参与“阻止以色列”示威活动,抗议以色列参加欧洲歌唱大赛。 (路透社)
5月11日,瑞典马尔默,抗议者参与“阻止以色列”示威活动,抗议以色列参加欧洲歌唱大赛。 (路透社)

字体大小:

正义应该在挺巴与反犹之间留有空间,挺巴但不反犹才是真正的正义。

超过3万人失去了生命、超过7万人受到身体上的创伤,同时还有无数的人因为这场冲突流离失所,伤痛、饥饿、恐惧等生理与心理上的消极影响,至少将作用于三代巴勒斯坦人。这场以哈冲突所造成的损失已经足够大,解决以巴问题的成本已经足够高。

面对这场代价沉重并仍在持续的冲突,国际社会的态度在冲突爆发初期,相较于对待俄乌战争的态度,曾出现过明显的撕裂。一方强烈谴责哈马斯的行为是反人类的恐怖主义;另一方则认为哈马斯的行为,是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的无奈与绝望。

由于以色列在加沙地区所开展的已超过半年、近似“屠杀”的军事行动,所导致的巴勒斯坦平民、联合国工作人员、国际记者的大量伤亡,国际舆论有了新的发展。以哈冲突的双方——以色列与哈马斯组织——已不再是重点,巴勒斯坦国的主权问题、巴勒斯坦人民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社会新的关注点。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