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专栏
李显龙总理交棒黄循财

吴俊刚:政治领袖的政绩该怎么衡量?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5月15日总理换班,这是我国第三次换总理。(彭博社)
5月15日总理换班,这是我国第三次换总理。(彭博社)

字体大小:

事实是,每一次表面自然的交接,不仅很不自然,也很不寻常,没有仔细的筹划、安排和部署,哪能如此?看看别的民主国家,有几个能如此一次又一次地平稳过渡?

如果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算起,我们这些建国一代已经度过了一个甲子的太平年。我们比父母和祖父母辈幸运多了,因为他们经历过战乱的年代和殖民统治,也曾遭受日本军国主义者的蹂躏,我们则只知道和平。

我们的祖辈,很多是因为祖居地战乱贫穷,民不聊生而背井离乡下南洋,极少数人发迹了,但绝大多数过的还是艰苦的生活。我们这一代因此也多数是在贫困的家庭中长大的,尝过贫穷的滋味,但也侥幸搭上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列车,至少拥有自己的政府组屋。

回顾这60年光景,日子一天一天过,不知不觉就到了古稀之年。也许很少人仔细地想过,在这三代人的时间里,新加坡政治经历了怎样的变化?今天(5月15日)是个重要的日子,总理换班,它提醒我们,这是第三次换总理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