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泰国大麻合法化的失败尝试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去年10月7日,在泰国曼谷的一个绿色派对上,人们吸食大麻。 (路透社)
去年10月7日,在泰国曼谷的一个绿色派对上,人们吸食大麻。 (路透社)

字体大小:

泰国地理靠近毒品“金三角”,国内的毒品控制本就有天然的劣势。因此当毒品控制成本日益增高,再加上崇尚经济自由主义与民粹主义,又以泰国东北边境的贫困农民为选举基础的泰自豪党的推动,泰国政府就祭起以大麻除罪化来促进农业与旅游业的大旗。

自从2022年政策实施后,泰国各地出现了大量大麻商店,商人也各出奇招,将大麻加入到了食品与菜肴之中。这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不仅国内吸食大麻人数大增,由此产生的健康、医疗、安全等社会问题,使经济上的利益得不偿失。仅仅一年多之后,去年社德他首相在上台后就表示,要纠正大麻乱象,因为毒品“破坏国家未来……许多年轻人都上瘾了”。

我们仍应看到,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大麻除罪化正日渐成为潮流。现代社会对于大麻的危害原先是国际共识,早在《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之中,就将大麻列入了严格管制的名单。1988年的《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中,重申了种植、生产、提炼、销售与跨境运输大麻的非法性。但由于西方不少国家对于比大麻更加恶劣的毒品都已管控失序,因此将大麻归类为“软性毒品”以求正名,以此来为开放管理提供借口。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