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身份政治仍在马国大行其道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去年8月12日马来西亚六州选举前,登嘉楼州首府瓜拉登嘉楼街头挂满国阵的蓝色天秤旗和伊斯兰党的绿色月亮旗。(档案照片)
去年8月12日马来西亚六州选举前,登嘉楼州首府瓜拉登嘉楼街头挂满国阵的蓝色天秤旗和伊斯兰党的绿色月亮旗。(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自马来亚独立以及马来西亚组成以来,所谓的身份(认同)政治即在马国政坛上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这主要是因为人数最多的马来人普遍认为,绝大多数州属皆为传统马来土邦的马国是民族国家,即理所当然应以他们为主体或主导民族的国家。然而,现实是马国有为数不少的其他族群,从华人、印度人以至东马的土著不等,他们普遍认为马国应该是一个崇尚多元族群、多元文化,而非独尊一族的国度。多年来马国的政治运作,在很大程度上就消耗在这些族群之间尊卑身份认知的拉锯上。这与大多现代国家以社会经济治理优劣,作为政治较量准绳的做法不同。

以前的马国政治主流更是开宗明义地以族群来分野,主要由巫统、马华、国大党分别代表马来人、华人与印度人的利益,由巫统来绝对统率另外两党以及执政的国阵旗下的小党。2018年马国变天,新上台执政的希盟的两个主要成员党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皆为多元族群政党,为马国政坛带来一股去族群化政治的新气象。然而,尤其是民行党向来所主催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治理念,希望马国各界不分族群,皆以平等相处的马国人自居,被大多马来人认为会削弱马来人的绝对主导地位,完全不能接受。这在不到两年后引发喜来登政变,马来人主导的政党联盟重新掌权。

因为马国宪法把信奉回教作为定义马来人的要素,所以在马来人的内部政治运作里,还可以细分为以族群权益为主或以宗教权益为主两股息息相关的政治诉求的博弈。巫统更着重主催族群权益,伊斯兰党则着重宗教权益。在马哈迪第一次任相的20多年里,巫统在牢牢掌控主导马来人族群宗教权益的基础上,招揽安华来共同推动马国社会的宗教化,成功地把伊党边缘化。后来马哈迪与安华决裂,在一定程度上也让伊党拿回后一项政治主导权。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