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时间

黄佩玲:曾经的第10邮区梦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马城发展计划的初步构想在上星期出炉,向来被视为“富人区”的优质地段,料出现组屋与洋房“肩并肩”的景象。(市区重建局提供构想图)
马城发展计划的初步构想在上星期出炉,向来被视为“富人区”的优质地段,料出现组屋与洋房“肩并肩”的景象。(市区重建局提供构想图)

字体大小:

在我还不懂事的那个年代,本地住宅邮区编号只有四个号码。我五岁之前住在首两个邮区号为“12”——即第12邮区的大巴窑,之后往北搬到不算远的宏茂桥,邮区号一下子跳到“20”。

那时候大巴窑与宏茂桥还是新镇,我所认识的家便是一座座挨在一块儿的高楼组屋(上个世纪70至80年代的高楼大多只有10至12层楼),楼与楼之间隔着露天停车场、游乐场,还有一些邻里商店。傍晚时分,从厨房窗口望出去,可见楼下嬉戏玩闹的邻居小孩。天色渐暗后,一个个单位灯火亮起,每扇窗口看过去好似荧幕,放映着不同人家的故事,有的热闹忙碌,有的毫无生气。无聊时,我会开始细数对面组屋的单位数目,往往在数到100上下时就放弃。

升上中学后,因接触来自不同家庭与经济背景的同学,我开始意识到不同邮区编号的公共住宅环境,与我熟悉的相差甚远。我就读的初院位于第10邮区地段,沿着武吉知马路和杜尼安路两边有一条条小路往内延伸,里头都是设计各异的半独立与独立式洋房。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