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透视

谢双龙:“居者有其屋”的四张面孔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比达达利区(Bidadari Estate)获得世界卓越房地产大奖(FIABCI World Prix d’Excellence Awards)的世界金奖。(建屋局提供)
比达达利区(Bidadari Estate)获得世界卓越房地产大奖(FIABCI World Prix d’Excellence Awards)的世界金奖。(建屋局提供)

字体大小:

挂在建屋发展局中心大厅、由著名书法家潘受手书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堪称新加坡国家名片之一。这幅作品及其象征的新加坡组屋制度,不时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引发讨论和回响,算是一种反向的文化输出,但很多时候,谈论者对组屋的理解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看到组屋是一种福利住房,“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却往往忽视了组屋制度是一连串政策的集合,存在多张面孔。

组屋首先是一种“新加坡原始股”。这是有点奇怪的表述,但当初从不同的公共住房制度中作出选择时,建国总理李光耀的主要考量,就是给每个公民一份“原始股”。一方面,他坚信有恒产者有恒心,如果每个人都拥有房屋(而不是去租房屋),国家会更加稳定。另一方面,从拥屋者的视角,这份原始股收益巨大。从有统计数字的1990年算起,转售组屋价格平均增长6.3倍,不仅远超通货膨胀,甚至超过同期私宅的涨幅。作为对比,同期以美元计价的新加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刚好上涨了约六倍。经济高速发展自然带来房地产价格上涨。如果当初不是让大家去买组屋,而是去租组屋,新加坡人就很难通过房子分享发展的果实,政策的效果就可能完全相反。

其次,政府作为组屋用地唯一供应者,有强大的决心和执行力来保证供给。过去60年,建屋局总共建了超过100万个组屋单位,2023年就推出2万4447个组屋单位。充足的供给是“居者有其屋”的前提,假如没有大规模而持续的新房供给,组屋要么很贵,要么严重短缺须要排长队,组屋故事就无从谈起。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