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一展:更右倾的欧洲对亚洲是福是祸?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6月10日,在法国南特,抗议者将垃圾桶推向法国警察,抗议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的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 (法新社)
6月10日,在法国南特,抗议者将垃圾桶推向法国警察,抗议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的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 (法新社)

字体大小:

若以有投票权人数来看,仅次于印度的世界第二大规模选举欧洲议会大选于6月6日登场,超过3.5亿选举人选出705席议员(由于英国脱欧,故席次较上一届少了46席),结果也如大部分选前民调预判,在投票率约51%的情况下,右翼势力崛起的幅度更胜上一届。虽说立场中间的党派欧洲人民党(EPP)、社民进步联盟和自由派三大阵营仍占主流地位,但立场更为激进、倡导国族主义和反全球化倾向的政党如德国另类选择党(AfD),纷纷取得不错的成绩,显示欧洲民意风向转变,也凸显欧盟体系中日益严峻的不稳因素。

综观欧洲整合过程,自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Treaty Maastricht)生效后欧盟正式成立,紧接着是1999年欧元区的出现,加深整个地区的自由贸易和降低大部分人流物流的阻碍,最初用意是良善的,希望在全球化趋势之下,创建一个共同市场,达成政治和平、经济繁荣与社会稳定等目标。再者,眼看美苏冷战时期的对垒,苏联解体后美国在20世纪末独霸,欧洲这些老牌强权们自然也希望在世界运作的规则上能有话语权,势单力薄根本无法与之抗衡,联合起来便能够达成某种权力平衡,拥有共同对内与对外的政策,包含关税、贸易、货币、产业政策乃至智慧财产权、环境保育、消费者保障等。

在众人期盼下,欧盟确实在2000年后第一个十年,迎来高度增长与欣欣向荣的发展,越来越多国家想要成为欧盟成员,甚至像希腊,不惜国家财务造假也要加入。然而21世纪第一个十年过去,外在大环境接连的黑天鹅事件:金融海啸、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迈入第二个十年又遭逢冠病疫情、俄乌战争、能源冲突等,个别欧盟成员对于涉外事务的意见日渐分歧。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