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良平专栏

郭良平:中国仍缺乏现代化土壤(下)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图为北京紫禁城。(档案照片)
图为北京紫禁城。(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四个自信”应该理解为在四个方面都争取更上一层楼;如果理解为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就有误导抱残守缺之嫌。

李光耀先生认为,中国前进中须要克服的障碍比大多数观察家意识到的还要多。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是治理问题,尤其是缺乏法治。他说在今天的中国,法治更接近于皇帝的统治;一个大国,小皇帝在广阔的土地上发挥着巨大的地方影响力;限制想象力和创造力、奖励从众的文化习惯。还有通过警句和4000年积累下来的经典文本来塑造思维和语言,这些经典表明一切值得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而且古人说得更好;外国人要充分掌握汉语这种困难的语言,来拥抱中国并被中国社会所拥抱,是极其困难的。这使中国吸引世界其他地区人才的能力受到严重制约。

千万别犯下颠覆性错误李先生在2006年预测,中国需要至少30到50年的时间韬光养晦、埋头苦干方能真正复兴。中国提出“和平崛起”的口号时,是他建议改为“和平发展”,以免刺激他国。他对当时的中国领导人的认知态度相当放心,但警告说,未来某一代领导人有可能不知天高地厚,头脑发昏,过早翘起尾巴与美国对抗。他认为那就是中国厄运的开始,是颠覆性错误。

在西方打压和脱钩断链的情况下,强调自力更生是任何国家的自然反应。但自力更生也具有误导性,因为它鼓励孤立心态,靠憋一口气而不是改良创新土壤作为回击,并且可能在高涨的民族主义推动下,在孤立独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长期后果必定是逐渐落伍,因为创新的软条件靠憋一口气是不会改善的。正确的态度和对策应该是“任正非主义”。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