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拜登政府开放边境的社会实验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6月5日,一名中国移民在美墨边境墙旁使用手机。(法新社)
6月5日,一名中国移民在美墨边境墙旁使用手机。(法新社)

字体大小:

我必须强调,近20余年世界政治光谱严重左移,20年前的右翼早已荡然无存,中间派却成了如今的极右翼。所谓右翼实际上想说的是:“我们厌倦了无节制的移民、全球主义和其他被塞进我们喉咙的进步理念,我们须要恢复生活安全。”

美国总统拜登从上任伊始,就在努力推行他那大规模的社会主义2.0版(全球主义)的社会实验,其中对美国影响最深远的,是开放边境迎非法移民(非移)与通过教育系统鼓励未成年人变性这两项。如今,这两者都遭遇美国社会的强烈抵制。就在6月5日这一天,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说:“如果美国不保护我们的边境,那么试图来到这里的人数将无穷无尽。”但究其内容,只是从无限开放边境变成限额:一旦七日内日均非法越境人数达2500人,该行政令就生效,授权边境官员立刻停止受理这些人的庇护申请;如果七日内日均非法越境人数降至1500人或以下,边境在两周后重新向寻求庇护的非法越境者开放。

拜登自进入白宫第一天发布数项关于开放边境,允许非移入境的行政令之后,不断根据情况再发布同类行政命令,基本不须要通过国会赋权。国土安全部登记的非移数据远非实际进入人数,为了弄清楚到底有多少非移进入美国,美国研究者很花了一番工夫,最后的保守估计是约1000多万,但都承认真实数据远高于这一估计。

非法移民是财政净流失梅里尔·马修斯是得克萨斯州达拉斯政策创新研究所的常驻学者,他的推算先以皮尤研究中心数据为参考。1990年,只有350万非移住在美国。这一数字在2005年达到峰值1220万,然后逐渐下降,在2019年降至1020万;再引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数据,从2021财年到2023年11月,边境巡逻队“遭遇”了约850万名非移。还有至少170万人为了避免被发现而非法进入美国。因此,最保守估计是三年至少进入1020万非法移民。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