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杰忆:峰会召开易 和平实践难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6月16日在瑞士斯坦斯塔德举行的乌克兰和平峰会全体会议。 (路透社)
6月16日在瑞士斯坦斯塔德举行的乌克兰和平峰会全体会议。 (路透社)

字体大小:

北京似乎有意参与下一场再度于沙特举行的和平会议,为了邀请俄国与会提升会议的影响力,沙特在瑞士没有签署联合声明,表达中立立场。美欧军援支持乌克兰抵抗俄国,但逐渐失去凌驾于各方之上的仲裁能力,欧洲安全事务最终需要非欧美国家担任和事佬。

92个国家,一份声明,希望带来和平。乌克兰和平峰会在瑞士举行,全球将近一半的国家参与,会后的联合声明在强调粮食安全、核电厂控制、反对使用核武、释放战俘之外,承诺尊重乌克兰的主权、独立与领土完整。俄罗斯在2022年入侵乌克兰以来,这是第五场和平会议,在战场陷入困境的乌克兰期待在外交上有所突破,争取“公正的和平”,从这次的与会人数,而且层级拉高到有多国领袖参与来看,仿佛跨出一小步。

然而,声明内容几乎是老生常谈,比起2023年2月有141国支持的联合国决议还退了一步,少了“俄国撤兵”的要求。瑞士豪华度假村的会议厅里挤满参与者,但更引人关注的是缺席者。美国总统拜登在意大利参加完七国集团(G7)峰会后,并未就近前往瑞士,仅派出副总统哈里斯与会。中国也婉拒出席,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甚至在会前指责北京劝阻一些国家参加。

最多人纳闷的是,俄国身为当事方却没有受邀。战云密布之际,教廷不断为和平奔走,以观察员身分与会的国务卿帕洛林说:“和平需要双方一起建构,两者缺一,就没有和平。”但他也说了,促成俄乌开启谈判必须非常小心谨慎。会议开幕前,俄国总统普京提出他的和平方案:乌克兰割让领土、永远保持中立,以及西方取消对俄制裁。换句话说,他要的是乌克兰投降,目前无意上谈判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