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回头太难

订户

字体大小:

冠毒肆虐已有年余,以为最坏的日子过去了,可以松口气,没料到病例图表上看是成功被拉平的曲线,以反扑的姿态来个回马枪。从首例到清零,我们磕磕碰碰地走完一圈,算是圆满。试把过程放成立体,原以为是的圆,看真了竟是个平放的螺旋。吓!我们走过的只是螺旋的第一圈。

全球疫情此起彼伏,甚至彼未伏此又起。无法预见的是,这个螺旋到底有多长?再下去还有几圈?感觉像是上了游乐园里的过山车,不同的是,我们这些登车者都不是自愿,车程中也没有欢乐,而且不知何时到站。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