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回头太难

订户

字体大小:

冠毒肆虐已有年余,以为最坏的日子过去了,可以松口气,没料到病例图表上看是成功被拉平的曲线,以反扑的姿态来个回马枪。从首例到清零,我们磕磕碰碰地走完一圈,算是圆满。试把过程放成立体,原以为是的圆,看真了竟是个平放的螺旋。吓!我们走过的只是螺旋的第一圈。

全球疫情此起彼伏,甚至彼未伏此又起。无法预见的是,这个螺旋到底有多长?再下去还有几圈?感觉像是上了游乐园里的过山车,不同的是,我们这些登车者都不是自愿,车程中也没有欢乐,而且不知何时到站。

冠疫伊始,突如其来的破坏力,遍及各行各业,深创民生各阶层。晴天霹雳,燎原星火,我们的抗疫举措,犹如消防灭火,急诊救难。兵慌马乱,无暇深思,只能被动地聚焦于当务之急。从无知到已知,从摸象到聊窥全象,我们总算稍微稳住脚步。无奈在这不知哪头是岸的过程中,病毒已经学会顺势不断变异,主动的地位不曾动摇。我们摆脱不了被动的困境,是否更应该冷静思考,像病毒一样学会顺势变异,另辟新径?还是一心一意只想着要回头,追回疫情前的“美好”?

张学友有首歌叫《回头太难》,是与我常一起去K歌的朋友的最爱,他逢K必点。他唱这首歌,虽顺着原歌的旋律,却总是把歌词倒着唱。把“我的爱情有个缺,谁能让我停歇?痴心若有罪,情愿自己背。”唱成“缺个有情爱的我,歇停我让能谁?背己自愿情,罪有若心痴。”而且唱的是有板有眼,顺溜得完全没有疙瘩。

初听都以为他把字幕上从左到右的歌词,从右到左误读了。大家先是笑,然后“错了、错了”地提醒。见他没更正还自得其乐地继续反着唱,大家这才意识到他是有意施展他的“特技”。到他“语无伦次”地把整首歌唱完,他就会得意地说:回头哪会太难?要看是谁唱。

回头其实不难。要有资源有能耐有历练,更重要的是要有一直想回头的坚持。我们可曾问:为了什么回头?值不值得回头?真能排除万难回到头之后,是不是又重蹈覆辙,然后再回头?

疫情笼罩下,歌肆已经关闭久矣。朋友也好久不能展示他那回头不难的“特技”了。从事建筑业的这位朋友,入行随俗,多年来只懂得以依赖客工的方式操业。料想在疫情下他也和同行一样只能唱《回头太难》吧。

回头的难易和回头的好坏是两回事。与其不顾好坏执意回头,不若顺应着疫情下反正也躲不过的破坏,彻底做出全方位的改变。认真想想,当前归罪于疫情的,有多少是我们过去老怕破坏性太大而抱残守缺的结果?疫情不过是把它们拆装暴露,就像针对我们体内已经退化的免疫力一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