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语:放手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感受到“放手”时刻那种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锥心矛盾,是母亲患癌在生死边缘挣扎时……

犹记得临终关怀护士婉言劝告我们,应找个机会请母亲放心离去……她话语未完,我已无法再听下去。那一刻,我非常清楚知道这番难以启齿的话语,是母亲解脱痛苦“放下”的唯一途径。但是,从小到大是这双手的拉拔,才有今日为人父母的我们。而此刻坐在病床旁拉着我的手,叫我以后别太想她的也是这双手!——叫我们此刻放手,这是多么残忍多么无法取舍的事啊。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