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鸣慧:我们“稻”时再见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这阵子少出门,假日尽可能往岛内各自然公园行走,置身林间,常想起在峇厘岛乌布(Ubud)游玩的情景。

那天在策士纳自然公园,爬上瞭望塔,环视眼下翠绿的树林,跟前阵子到温莎自然公园、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登塔看景的感觉相似,乌布的景色,跟眼前交叉重叠。

“老朋友”好久不见,于是上网查寻乌布的近况。可想而之,跟世上任何一个受疫情打击的旅游胜地一样,再美的景,再友善的岛民,也不堪病毒来扰。“如今的乌布,已经死了。”一名餐厅业者受访时无奈表示。

乌布是一个充满文化艺术的城镇,距离峇厘岛国际机场90分钟路程,周围遍布稻田和树林,处处风景,镇上餐馆酒吧林立,是个别具风味的小镇。

12年前,我第一次到那里自助游,住的度假屋前,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清晨在屋前享用早餐,眼前的绿和蔚蓝的天,宁静美好。夜深人静,屋外蛙鸣虫声,热闹不已。

脚下的路是自己踏出来的

没有规划行程,白天我们就往周围更大的稻田游走,沿着小径,在太阳底下一直向前,经过树林、小溪,越过一大片一大片的水稻田,时有成群的鸭子在水上“嘎嘎嘎”,其乐无穷。

前阵子我重游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时隔近十年,这里多了许多不错的观景点,海的对岸,柔佛新山的高楼清晰可见,观景塔是个巨型的“大鸟巢”。沿着铺设好的路,边走边赏景,热带的山野总有相似,一些小景又让我想起乌布。

但游走在乌布的田野,更多了一份融入感,脚下的路似是自己踏出来的,走不过去的,要设法。沿途看到什么就收获什么,尤其跟当地人的互动,让你有机会“走入民间”,在路边跟卖椰子水的岛民聊几句;妇女头顶高高的货物,微笑从身旁走过;僻静的角落,简陋小屋里,画家自得其乐,画作就地摆卖,我通常支持。

欣赏一旁‘预设’的风景

所以当我发现双溪布洛的走道修整得更像走道了,我感觉自己是走在这里欣赏一旁“预设”的风景,虽然它也有些野趣,比如飞鸟、鱼儿、比如某个沼泽边,几对家庭围着不走,我凑前看,一条小鳄鱼的头浮出水面,一动也不动……假日早晨能这样走走看看,出一身汗当运动,也是简单的快乐。

走着走着,又让我想起8年前第二次的乌布行,我们从一处民居后面的山坡爬上去,眼前的辽阔碧绿令人惊艳,走了三四个小时,发现稻田深处悄悄盖了融入景中的餐馆,一杯在地果汁都令人难忘。

难忘,是因为暂时去不了。这么多年了,也许当地的变化已经很大,但没有游客,岛民的惨况如何?数字看来凄凉,今年一月到三月,峇厘岛只迎来25名外国旅客!而去年同期是110万。

印尼政府已在筹划挽救当地旅游业,最近报道说,他们将从雅加达派置8000名公务员到岛上远程办公,帮助它从疫情中复苏,并计划七月之前,为岛上超过60%的人口施打冠病疫苗,备好迎接外国游客到来。

峇厘岛上大多是兴都教徒,每天早晚,虔诚的岛民会在门前或一些角落,放些白米饭和花瓣,燃上一炷香,像是精心的小摆设,看出用心。这一点一滴的祈祷,期盼疫情过后,很快重生。到时我们再见。

(作者是本报编辑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