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粽子

订户
可以蘸辣椒粉吃的本地肉粽。(叶孝忠摄)
可以蘸辣椒粉吃的本地肉粽。(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豹改不了身上的斑纹,但不知道它们长年纪后,口味是否会改变?年轻时喜欢金黄色的炸物,在热油中翻腾,吃的时候,嘎吱咯吱,有种歼灭食物感,年少气盛的豪情。有了年纪,人离畅快的吃越来越远,还渐渐喜欢上一些小时候不喜爱吃的东西,比如粽子,软糯的米饭,吃起来不费力。

每逢到了端午节,中华地区就点燃起南北粽之争的话题,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南北粽之争是两回事,前者是米饭制作的不同,而在中国大陆,北方口味偏甜,喜欢以红枣豆沙入粽,北京人也喜欢吃我们小时候常吃的碱水粽,蘸糖或蜂蜜。谁不爱甜?但我就是不喜欢甜粽。南方则更像我们习惯的咸口味,粽馅主打五花肉。记得过去由上海去杭州,经过嘉兴附近的休息站,大家会停下车来买当地名产嘉兴粽子,不难吃,但粽子里只包了一大块猪肉,馅料不比我们的复杂和多元。本地肉粽里有加栗子、咸蛋黄、虾米和香菇等,味道更有层次,潮州粽则包入豆沙同时满足甜咸味蕾。我们的娘惹粽,染上梦幻的蝶豆花蓝,绝对能在竞争激烈的粽界靠颜值取胜,调味时也会使用芫荽籽和班兰叶,极具南洋个性。面临那么多不同口味的选择,最好吃的还是家乡的粽子,童年时吃过的那一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