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虫洞旅和跨国行

订户

字体大小:

这里所指的并非史蒂芬霍金教授《时间简史》中所描述的能穿越时光的“虫洞”。这是“实实在在”的“虫”,实实在在的“洞”。

地点:距离新西兰北岛汉密尔顿市约60公里的怀托摩(Waitomo),怀托摩的一个石灰岩山洞。说到底,那是为游客而设的山洞——到山洞里头“看虫”:一种会发光的虫(Glowworm)。来此之前,还以为是柔佛哥打丁宜某处河岸那样的萤火虫。其实大不相同——虽然萤火虫也算是“光虫”的一种。

自汉密尔顿驱车前来,也不过一小时左右。先于旅游中心排队等候。时间到了,在负责导览的毛利人带领下穿越曲曲折折走道,走过狭隘陡峭的石级,终于来到黑黝黝洞门前。也不知再步下多少陡峭石级,于地下水道的“码头”登上小舟,遂开始“虫洞之旅”。“看,前方石壁上闪闪发亮的就是光虫了。”毛利导游说。一瞧,石壁上果真垂挂一丝丝半透明的胶状东西,正摇曳点点星光。

心想:就这么样?怎知小舟才拐个弯,哈,柳暗花明又一村。抬头望去,洞顶和洞壁不知何时已镶嵌满密密麻麻星光。猎户座欤?天蝎座欤?人马座欤?或者,是哪个银河系——甚至是银河系之外更远的星系?每颗星眸究竟距离我们多少光年?晶莹的清辉动也不动,眼神冷冷地向下俯瞰我们这些来自人间的好事的游客。

再拐个弯,又是一个星系——抑或是另一个宇宙?造物主于冥冥中布置这么一个“虫洞”,究竟蕴含何种启示?是提醒作为人类的我们别妄自尊大,须知天外有天么?

在汉密尔顿公园,又感受了另类的“跨国行”:只须“足下”微微挪移,就能跨疆越界,到另一国度旅游。

这原是一系列展现不同国家风貌的“迷你公园”:譬如中国儒生园、日本冥思园、罗马式庭园、巴洛克景观园、英格兰花园、印度花园、太平洋岛国花园等。此外还有香草园以及会挥动枝干,“达利味”十足的超现实景区。观赏了中国的亭台楼阁,只一跨,即可跨入日式“冥想境界”;浏览了罗马式庭园,施展“凌波微步”(金庸金大侠“借”自曹子建《洛神赋》的“神功”),便能抵达巴洛克时代。此亦“时空隧道”乎?

我未到过日本、英格兰和意大利等地,但儿子说,意大利罗马式庭园差可乱真。以中国儒生园而言,里头的竹林、柳桥、“月门”、“瓣门”、“逸畅园”等景观已颇堪玩味(比热带岛国的“中国花园”素淡雅致多了)。至于日本冥思园,古松石灯唐朝格调建筑,也给予人宁静出尘之感。虽为旅游点缀,构思布局,却一点也不马虎。

“时空隧道”,说着玩罢了。然于冠病肆虐,处处锁国封城之际,汉密尔顿人尚可弹指间浏览各国名园,处处作“孙大圣到此一游”——不亦快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