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马来素描

订户

字体大小:

去年底,逛书局时随手买下亚非言的短篇小说集《马来素描》中译版,那时并没有预料到,今年的早报文学节会有一场亚非言与译者苏颖欣的分享会。

这本书读来十分尽情,那天得以观看曾昭程主持的线上交流,感觉像中了头奖一样。听三人由这部作品延伸谈及所谓“语文孤岛”和多元文化主义,如同阅读书中那些既日常又意象纷繁的故事一样,引人入胜而发人深思。

过去虽然看过不少亚非言编创的英语话剧,如《酒店》和《冷静日》,欣赏他的独立思辨精神,但真正阅读他的小说,还是第一次。其实他的英文原著多年前就已在本地出版,但我无缘读到。最近由马来西亚出生,兼有新台和澳大利亚生活经验的苏颖欣译成中文在台湾出版后,引起了比较大的反响,可见文学语言跨界交流的意义。

亚非言(Alfian)过去的中译名叫亚菲言,如今他改为亚非言,以“亚洲”“非洲”和“言说”组成名字,象征第三世界精神。弃医从文的他,虽然批判英语语言霸权,但他的大部分创作包括诗歌、小说和剧本都以英文完成,而且获奖无数。

书名《马来素描》取自1895年海峡殖民地总督兼总司令瑞天咸出版的同名札记“The Malay Sketches”,其实他是有意颠覆瑞天咸对马来人所描述的“懒惰、不求上进”的刻板印象。

亚非言笔下一个个生命小故事让我们读来感觉亲切,恰如苏颖欣所说的,“有临场感”。那些地景、人物和他们的故事,似乎那么熟悉,其实那么陌生。

医科实习生和医院病床上未婚先孕少女的对话;父亲收下死囚儿子被正法后的打洞身份证;恐怖活动嫌疑犯妻子闹离婚;穆斯林女佣和她主人的宠物狗;新上任的监狱绞刑官的良知挣扎;妈妈要年少儿子多和华族男孩交朋友;吸血鬼和精神病院女病人;新加坡第一所马来中学关闭后的同学会;觅职的马来女子面试时应否戴头巾;马来女孩与洋男友交往的自责;摄制队为独居糖尿病老人拍视频;吸毒马来少女被捕背后的冤情,还有美国留学的马来女孩自我介绍时的身份纠结……等等等等。

我们长年生活在所谓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和谐共处的社会里,但扪心自问我对马来族群的认识非常肤浅,除了简单的风俗习惯和节庆活动之外。这不是自责,而是事实。

日常生活中我们和少数族群多有接触,但许多司空见惯的事,其实我们并不理解。《马来素描》让我读到他们的心声,给了我自省和反思的空间。

不了解的包容并不是真正的包容。有了更多包容和同理心,我们会活得比较快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