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有所求而为

订户

字体大小:

有时候,驾着车,到家了,至于过程,脑海中似乎全无记忆。这种状况,就如我们读篇文章或看本书,当回神时,文章看完,书或已翻到另一页。其实眼睛刚刚漫游过一行行文字,全是白读。

在过程中,其实是被其他的思绪打岔了。这和拿了手机忘了钥匙的年

龄无关。且话说回头,若是写作,这种思绪,带动着接续着的思绪,不时

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成果。

与年轻朋友分享我在《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的写作经验,谈及自己

给自己的“命题作文”。比如@1958年,要写那个时候3岁的“我”的生命片段,该怎么下笔?

的确一筹莫展。把它挂在心上,不去理它,偶尔才费点心思去想。思

绪的带动,经验告诉我,总会在疑无路处柳暗花明的。

人生的遗憾,就是当你定下心来,想从父母口中知道多点往事,却发

现亲已不在。曾听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家在新加坡西海岸。依稀中,

记得她说屋子靠海,因为姐姐差点让浪冲走。几十年,那个甘榜早已经翻

更几轮了吧。

找出报生纸,一个我花甲之年才认真看清的地址:巴西班让路120号。一点点好奇心,驱使我前往寻访。

这听起来荒谬。前后去了三次。我把这120号的周围,走了绕,绕了又走,思绪飘浮。海边早变成港务局第5号箱运码头。具有时代印记的,附近只余一栋分成正宅别屋的别墅洋房,尚染着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余风。

而现在的门牌120号,就落在一栋三层楼高,上面是住家,楼下是八九家商铺的建筑里。样式相信是在1960年代建成。120号,是一家咖啡酒馆,On The Table 。

是不巧,还是碰巧?这家咖啡座,在我来的前几天,关门大吉了。我

从玻璃墙看进去,站板上写着,邀请顾客在“最后一天”来欢庆“末日”的字样。

这栋楼朝西,前面横亘着一座汽车高架桥,太阳斜照过来,高架桥把

光线分割,在马路上形成一行“光的长条”,映照在玻璃墙上,仿佛一条“时光之路”,穿过屋子。

这样的场景,是我站在高架天桥底下路堤上,因为有了距离而才顿然“心头一凛”的。店铺外走廊上的黑白竹帘子,半挂着怀旧情调。用手机拍照,我写下短语:时光穿透对亲人的感念,没有记忆的从前依然感人。组成由散文、诗和图三合一,书中的一个单元。

有所求而为,简单的追索,不存在,在作品中化作了“真实的存在”。在这个变异里,有我实地的东西,之中,有我和家人,生活过的意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