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墨尔本封锁散记

订户

字体大小:

历经三次封城的折腾后,墨尔本人都不希望有第四次。但自从墨尔本北部郊区及离市区132公里外的本迪戈(Bendigo)出现冠病感染群后,大家都心里有数。果不其然,维多利亚州政府于5月27日早晨宣布当天晚上11时59分过后全州将进入为期七天的封锁。其他州的州长也于同日宣布禁止维州人进入他们的区域。总之,维州已成为澳大利亚境内疫情最严峻的地区。这全拜来势汹汹的Kappa变种病毒所赐。

封锁前夕,市区内的超市及维多利亚女王市场并没有出现抢购的景象,墨尔本市民还是井然有序地排队购物,货架上的商品依然充裕有余。我想是之前的封锁练就了他们这样波澜不惊、处之泰然的表现。

每一次的封锁都重创餐饮业、零售业、旅游业和航空业。谁也不知道这次封锁又会让多少生意倒闭,多少人失去生计。当天傍晚,市中心的火车站和公园出现抗议封锁的示威群众。镇暴警察及时赶到,驱散了人群。

封锁期间,民众只可以在五种情况下外出:购买食物或必需品,提供或接受医疗护理,锻炼身体(限两人结伴),执行必要性质的工作或学习,接种疫苗。运动和购物仅限在住家周边5公里的范围之内,而且不论室内室外都必须戴口罩。

之前,联邦政府还在为疫苗接种率偏低而发愁。没料到这波疫情反而激发了人们接种疫苗的意愿。疫苗接种中心先前门可罗雀,但自5月28日起就开始出现长长的人龙。根据新闻报道,有些人要等上7小时才有机会接种,但前去接种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如果全民都那么踊跃,澳大利亚实现群体免疫的日子就不远了。

6月2日,州政府宣布维州其他地区可在隔天晚上解封,唯独墨尔本的封锁期延至6月10日。这对所有受影响的企业和个人来说都是再次的打击,但为了制止Kappa的蔓延,继续封锁是必要的。

不料两天后,传播性更强的德尔塔(Delta)也来凑热闹。单是应付卡帕(Kappa)已经让防疫人员疲于奔命,德尔塔的出现无疑是雪上加霜。人们因此怀疑如期解封墨尔本的可能性。首席卫生官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不敢给予任何的承诺,只能婉转地回复:Day-by-Day proposition(日复一日的议案)。

封锁难,解封更难。太迟解封,劳民伤财,徒增民怨;过早解封,又唯恐疫情反扑,前功尽弃。领导人对于何时解封,怎么解封都要经过谨慎考量后才能定夺。决策的过程如履薄冰,压力之大不在话下。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关于6月10日是否解封的官方信息还未正式公布。但愿解封在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