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洁梅:不只是科技的事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禁堂食的这段期间,小贩中心少了平时的热闹,我们食客也没了随性点餐后,坐下来大快朵颐的自由。

本地小贩中心的吸引力莫过于那多样化的食物种类,与大众化的价格。大家是否有过这样的经验?到小贩中心用餐,原本可能为某饮食摊而来,不知不觉也被其他摊位所吸引,结果又买了一些小吃,再点了甜品与饮料,与家人或朋友一起享用,又不必顾及荷包会大出血。

在小贩中心堂食的体验,总是不同于打包回家吃。

在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期间,不少小贩因少了堂食的客源,生意额下跌,尤其是在商业区做生意的小贩。

被抽佣后是否划得来?

冠病疫情间接地加速各行业的转型,逐渐也有更多小贩提供电子付费的选项。政府日前透露将与私人领域携手合作,协助小贩更好地采用线上送餐和订餐平台,支持他们跟上数码化趋势,开拓客源。国家环境局去年就提供津贴,帮小贩应付使用送餐服务的成本。全岛也有1000名数码大使为包括小贩在内的公众,提供科技方面的协助。

在这个艰难时期,当局将加大力度支持摊贩,当然是好事。然而,不使用送餐平台的原因不只是科技的问题,也不是只有不擅使用科技的摊贩未加入送餐平台。

一些小贩反映,小贩中心卖的食物价格本来就不高,支付给送餐平台的费用却可高达订单额的约三成,被第三方业者抽佣后,根本划不来。政府津贴又可以维持多久呢?通过送餐平台取得的生意,有时也得等上数周才领得到钱。

也有小贩担心,无法兼顾上门的顾客和送餐平台的订单。如果得应付上门的生意,又得接送餐订单,碰上高峰时段可能忙不过来,这也会影响食物品质与服务。

小贩中心美食得现做现吃

就如本地美食家司徒国辉在某访谈节目所说,小贩中心美食本就不是为送餐平台而设的,就是得现做现吃,未必适合打包后递送。

的确如此,小贩中心的许多食物要趁鲜吃,才能品尝那最好的“锅气”与口感。

虽然我很庆幸在疫情期间,有送餐平台的服务,让有时懒得出门的我,通过应用就能在家等食物送上门,但我一般也不会选择距离住家太远的食肆。送餐费是一回事,重点是考虑到食物经过一段路途才送到时,味道和口感多少会有差吧。

尽管送餐服务可以与门市生意相辅相成,对吸引新客源有一定的帮助,但基于种种其他考量,未必所有小贩想加入这个行列。

而如果数码服务会增加小贩的成本,食客会愿意为食物支付更高的价格吗?毕竟,小贩中心的卖点是它价廉物美的餐饮选项,与其他食肆的定位不同。

此刻,我还真期待堂食恢复的那一天。大家能到喜爱的小贩中心捧场,享受现买现吃的美味。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