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救地球

字体大小:

饮料铝罐被压缩成块,准备做环保处理。(路透社)

堂食被禁,只能打包。供外带使用的塑料或泡沫塑料餐盒使用率必然激增。每每到熟食中心觅食,见到小贩们动作利落地从叠得整整齐齐的一次性饭盒堆中取盒子来盛食物时,心里很不是味道,却也习惯性地撇开眼去不当一回事。

在抗疫的日子里,减塑的号召与要求似乎成了奢侈品。相关单位也不多加叮嘱。不能堂食都这么苦了,还要求大家自备容器和环保袋,似乎对民意有欠敏感。为做好自己本分,我出门买饭还是自备盒子、tingkat,即使有的小贩看了会皱眉,好像埋怨我拖慢他们的服务速度似的。

对中国民间生活观察细微的美国作者何伟(Peter Hessler),在一篇《纽约客》的文章中描绘了去年疫情高峰期在成都的生活。在他居住的公寓里,他常看见一楼大厅堆满了住户通过淘宝和其他购物平台网购来的各种货品,有超大的电视机、电源接线板、大瓶装的洗衣剂,还有一大箱的生姜,都是为宅在家里的长日子做好准备。

这段宅生活果真长啊!过去一年,淘宝、亚马逊也成了新加坡人的最佳抗疫伙伴。我留意到住家组屋电梯口经常堆满了网购货品卸下的包装。虽然回收箱垃圾槽就在底层,仍有居民懒得多走几步把垃圾带到楼下丢。从各种货品的包装看来,组屋居民家里的电视都变大了,各种有助家务的电器也增添了不少。大家似乎把旅游假期省下来的钱投入家庭影院的建设。既然肉身出不了国,就让精神通过清晰的影像,环室的音响神游吧。但随大量网购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泡沫包装和塑料垃圾,若不妥善处理会有害生态环境。我们对生态的迫害和野味的垂涎制造了瘟神,而瘟疫却间接制造了大量的一次性垃圾,继续危害环境。我们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那天到药妆店买东西,准备付款时告诉店员我有自备袋子不需塑料袋。她点了下头,下一秒扫描完物品条码后却又顺手地摊开塑料袋准备把物品放入袋中。我提醒她我有自备袋子。“噢,好的,拯救地球。”她喃喃地低声回应,话语间带着尴尬的笑声。拯救地球,四个字,就这样如此轻易地从她口中说出来,像跟说“谢谢光临”那样随便,叫我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我当然知道这样的个人举动对于地球正面对的气候变化,物种灭绝,生态污染等环境危机丝毫起不了作用,却也不能学瑞典小姑娘那样成天瞪直双眼到处教训人。

kokeng@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