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花龄

订户
花开的时候想着落花的浪漫,花落的时候却惆怅花期的短暂。(笨女人摄)
花开的时候想着落花的浪漫,花落的时候却惆怅花期的短暂。(笨女人摄)

字体大小:

在我的家乡,风铃木并没有密集生长,三两棵的花树并排做伴,掺杂着粉色雪白不同品种的风铃木花,再隔几条街又是一两棵耸立。独木不成林,这里顶多就是个小花园。

风铃木花再茂盛也经不起一场雨或是一阵风,花谢伴着落叶,使草地发出“滴滴哒哒”的节奏,好似风雨依旧,草木不休。那落花不是片片花瓣柔柔徐徐落下,而是一朵朵一簇簇降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