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萱:波光暗影

澳洲泳坛女选手葛若芙(Maddie Groves)上周宣布不加入国家泳队,抵制澳洲游泳协会的“男霸权主义”。(路透社)
澳洲泳坛女选手葛若芙(Maddie Groves)上周宣布不加入国家泳队,抵制澳洲游泳协会的“男霸权主义”。(路透社)

字体大小:

男霸权现象普及澳洲各界尤其是上层社会,最公开的是政坛,当然泳池内外也不必等到时至今日葛若芙“爆料"”才“暴露”。

澳大利亚游泳项目奥运选拔上星期完满结束,准备出征东京的国家男女泳将气昂昂积极备战。代表国家出战世界最高运动竞技盛会,显然是个人无上荣耀重任,也意味着激烈竞争过程,电视/网络/各项纪录片的光辉欢乐镜头,将排山倒海而来。

这之前不久,一名曾夺奥运银牌的女选手葛若芙(Maddie Groves)宣布不加入国家泳队,抵制澳洲游泳协会的“男霸权主义”。她使用的misogyny源自希腊一个古老心理学用词,中文一般称为厌女症,泛指男性歧视,贬损或厌恶女性的行为表现。依我浅见,综合有厌女症结男人的行为表现,应该概括称为男霸权主义症状。

据说大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本身就是;我个人以为《水浒传》中的武松也是,如果有关他的故事是根据事实写的话。即使武松本人不是,书作者施耐庵百分之九十九是,很多学者分析研究过他笔下的女性形象,毋须冗述。

又有一说《水浒传》的后半部分作者是罗贯中,罗是《三国演义》作者,又是施耐庵门生,虽不中亦不远矣。

上述并非离题,男霸权现象普及澳洲各界尤其是上层社会,最公开的是政坛,当然泳池内外也不必等到时至今日葛若芙“爆料”才“暴露”。

男霸权是光天化日众所周知的现实,不是秘密。

最近葛上网宣泄多年隐忍的不满而普遍得到支持,有关领导层方才正视回应,要她正式呈交书面投诉。事实上她在去年底就已网上发表过个人感受,公众与有关方面俱无反应,毕竟国家队受训“军令如山”,个别小人物发发牢骚是常见的小事。

不过,当前正值奥运泳队紧要关头及一个“长年保密”的丑陋现象被公开捅破了,不得不适当表态。泳协承诺设立一个“全女性的独立性质的”调查委员会,深究葛指责内容所提出的圈内对女泳成员具损害破坏的言词施压。

葛所形容的“令人恶心,感到被贬损,很不舒服,以为自己一文不值”的种种精神暴力,资深的奥运金牌人物蕾西琼斯(Leisel Jones)在2015年的自传中已有透露,男教练或高职人员不仅嗤笑女队员的体型,甚至命令她们进行不必要的减肥,还用暗号来传达不礼貌的评语。女运动员再如何避重就轻只顾着争取骄人的成绩奖牌奖金以及可能接到的广告收益,对成长中年轻人心理上的刺激磨损是反面的,也是不公平的。

这是赤裸裸的男霸权主义千年不易的可怕现实。正如澳洲各大足球会的各种暗影活动交易,毒品,色情,桌底买卖,实力庞大的泳协常年会议变成男教练狂欢派对,脱衣舞脱至彻底尽兴,“据说”2009年这个传统节目才被删除。

必须补充一点,泳协125年历史上,澳洲国家泳队只起用了两名女教练。泳坛代代出奥运女金牌,何以她们不能胜任教练,指导后浪女泳员?女性即使有实际奥运战绩打底,不能或不愿负责培训后进,基本原因何在?固然无可否认,大多数退出专业线的女性先结婚生育儿女,家庭责任与居住距离是主要考虑,但并非绝无斟酌磋商的余地。我想,不能排除女泳成员看尽了受够了的幕后心理障碍;在此我说的不是调查得出的定论,是个人对重大不愉快经历的后遗症。

澳泳史上21世纪首号巨星“蝴蝶夫人”苏西奥尼尔(Susie O'Neill)(注:奥尼尔是奥运蝴蝶式霸主,被传媒誉为madam butterfly,与歌剧蝴蝶夫人无关),每当她站在蝴蝶式泳赛线上,奥运金牌已成囊中之物,所向无敌。她的教练十足恶名昭彰,曾因非礼诉讼被三名女泳员控上法庭。但是出于其“功在奥运”,去年法庭宣判此案不审决,因为判决将“对他有所不公”。出类拔萃的奥尼尔出身世家,有父母丈夫为靠山支撑,她不传授后进新秀对国家是多么大的损失。

这是我为什么大胆推测,125年只有两名女教练,最大成因是“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男霸权的损害是精神虐待。去年一名曾入选国家少年泳队的成员,上电视公开受训期间饱受教练的苛刻方式,致使她出现精神状况退出。而泳池同辈中不是人人有机会有兴趣开口,已经不是新闻了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