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失去的和寻回的

订户

字体大小:

这应该是我第三次遗失身份证了。有时想想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第一次发现身份证不翼而飞,是22年前。我没有立即报失,寝食不安一个多月后,接到移民与国民登记局来信,通知我前去领取身份证。原来有路人捡到这张粉红小卡后上交,我失而复得,惊喜又感恩。

第二次遗失身份证,就不那么幸运了,只好报失,交罚款重领一张新的,那是2005年的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