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菁仙:隔离的喜怒哀乐

订户
欧菁仙在酒店房里跳芭蕾舞《天鹅湖》。(作者提供)
欧菁仙在酒店房里跳芭蕾舞《天鹅湖》。(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21天,我要怎么熬过去?”

从巴黎回新的前一晚,我一边整理行李,一边犹豫不决,心想这个时候如果取消机票,还来得及。母亲应该会体谅我不想经历回国后必须隔离三个星期的难处。家里的猫咪看着主人陷入纠结的漩涡,仿佛了解我的困扰,跳进行李箱把自己卷成一团,躺在我的衣服上,“入冬,你是要陪我一起回新加坡吗?”我笑着把它抱起来,依依不舍地把它抱入怀中。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