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打包不了的风情与滋味

订户
唯有到店里或小贩中心,置身在那个充满人气与人情味的氛围当中,才可以充分感受到小贩文化的动人之处。(档案照)
唯有到店里或小贩中心,置身在那个充满人气与人情味的氛围当中,才可以充分感受到小贩文化的动人之处。(档案照)

字体大小:

当吃只剩下吃,一切生活的审美与体验,饿得瘦骨嶙峋,枯燥乏味到难以下咽。

我是那种只要可以堂食,就绝不打包的人。所以在防疫管制放宽堂食的第一天,尽管很忙,我还是特地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叫了一碗酿豆腐坐下来吃。咬下第一口那一刹那,有一种想哭的莫名感动,好像久违的老朋友又回来了。

当然,为了更快地达到防疫效果,避免冠病病毒在社区传播,禁止堂食是必要的措施。在宝贵的生命底下,口腹之欲的诉求是那么地苍白无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