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冷面主控官

订户

字体大小:

大巴窑杀童案主控官格林奈在2012年出版了一本半自传的书,书名是“Glenn Knight-The Prosecutor”,他在第10章详述了接办此案的过程,形容主凶林宝龙是个最“邪恶的人”(a most evil man)。

他说,总检察署当年没有一个检察官“敢”担任此案主控官。因为林宝龙恶毒的眼神与满身的邪气,令人不寒而栗;诡异的咒语与荒谬的法力,令人神秘莫测。最主要的是,迷信风气普遍存在,谁也不愿意得罪鬼神。

他决定铲除迷信“镇邪”,揭穿林宝龙的阴谋,毅然接下此案,推迟到剑桥大学进修法律硕士课程的日期。

他近日接受口述历史馆访问时进一步透露,此案当年有证人出庭供证时,身携多道护身符,不敢正视林宝龙。

为了此案,他花了最少72个小时研究不同的精神病症,出庭应对精神病专家黄业壮医生与纳古勒兰医生的辩驳。为期41天的审讯结束后,他心力交瘁。

他认为,三被告完全是在演戏欺骗公众。在他主控的众多被告中,这三个被告十分邪恶。“饮血祭神只是作秀的一部分,他们理当被处死。”

依照法律程序,他后来还得代三名被告向总统申请特赦,“他们如果因此脱罪,那是不公平的”,因为“做了错事,理当承担罪责。”

1984年,财政部成立商业事务调查局,后改名商业事务局(今由警队管辖),由格林奈出任局长。1985年轰动新马股市的“新泛电事件”是他引以为傲的大案。我没忘记为了采访此案,彻夜守候在财政部大厦的商业事务局外,等候陈群川录完口供,尾随格林奈进入男厕访问,最终只换来冷冷的“无可奉告”四字。

格林奈由“镇邪”主控官到白领罪案克星“一哥”,当红得令,意气风发,后因贪污与失信罪成为阶下囚,由高官贬为平民,卖了豪宅打官司,落得入不敷出,捉襟见肘。苦挨多年后,争回律师资格,开了律师行,但已经时不我与,光环大不如前。大起大落,浮浮沉沉,历经风雨,尝尽甘苦。

多年前在报馆隔壁的大厦迎面跟他擦肩而过,但见昔日铁面无私,得理不饶人,气势凌人的他,像是暮气沉沉,整个人似乎提不起劲。大家对望了一下,似曾相识,却又不知要从何说起……

hoyuenrick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