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泥土味的芬芳

字体大小:

(法新社)

从之前只能出双入对到现在可以五五成群,我们这里小心翼翼地稍稍松绑了。电邮里新加坡驻泰国大使馆捎来电邮,为身在泰国的新加坡人解释泰国政府刚公布的新一轮“半封城”抗疫管制措施:禁堂食,限五人聚集,入夜9时后宵禁。住在数码世界里的我有时会和现实的生活脱轨,时不时跳出来让我对照今昔的生活。

变种病毒来势汹汹,东南亚国家纷纷落难。我们算是非常幸运的,经过一个月的收紧措施已渐渐能开始收效。周遭邻国的确诊病例数字却不断攀升创新高,民众面对收紧再收紧的措施身心疲累却又无可奈何。与泰国同事视讯开会,他们热衷地讨论着曼谷的疫情和最近发生的一起化工厂爆炸事件。面对这些负面新闻,他们如常地用爽朗的笑声掩盖内心的担忧,然后继续用专业的口吻做工作汇报。

在印度尼西亚那边厢,这几周在社媒上频频看见印尼朋友悼念在病疫中罹难的友人。这些英年早逝的脸孔有我熟悉的,当中有从事乡村建设的基层领袖,也有长期为提升印尼民主政治和社会公正发展努力的公民领袖,都是印尼社会的精英分子。有个我认识的印尼商界大亨就在面簿上打出了简简单单一行字:“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努力存活。”

印尼人在面对死亡时有一种叫人难以形容的从容,或许跟他们的信仰以及对万物生命的谦卑态度有关。有关印尼疫情的众多新闻照片中,一张雅加达坟场的鸟瞰图最平静也最撼人。穿着白色塑料防护衣的坟场人员在红土地上,如同用了尺那样挖出无数个大小一致整齐列排的长方形坟坑。只有三个坟位空着,其他都已铺上新鲜的泥土。有一个坟位上撒着鲜艳的紫红花瓣,透露前来送别的亲人好友才刚离去。鼻尖飘来一股夹杂着潮湿泥土味的鲜花芬芳。skokeng@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