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船上新常态

订户
(图/pixabay)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20多年来,乘搭了数十次游轮,写过多篇相关文章。

坐游轮无目的地漫游,还是生平头一趟。

疫境出游,主要的原因是,期盼疫过天晴,在航空业复苏,比较安全的情况下,飞往加拿大多伦多探望儿子一家三口。因此,很想知道出国的第一道程序:被人“挖鼻子”测试的“滋味”。

其次,距上次游轮之旅,匆匆已过三年。那次长达近一个月的中南美洲之旅,可说是最难忘的一次。眼见世界各地的游轮逐渐复航,那股游轮瘾可又发作了。

冠病这大瘟魔,折磨我们一年多,颠倒了日常生活,萌生了不少新常态。陆上的新常态,多数已领教了,船上又是怎么样的景象?好奇心促使我去发掘!

上游轮的三天前,依照指示做了冠病检测。鼻子给棉花捧上下转动的不舒服感觉不到一分钟,12个小时后传来报告,早已打了两剂疫苗的两老都呈阴性,证明没事,可如期登船。

乘搭的是皇家加勒比的“海洋量子号”,那正是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调整时期,堂食与聚会限制两人。游轮员工执行限制令,比起陆上更严格,不管进出任何场地,都得洗手量体温与登记行踪。除了“合力追踪”便携器,还得佩戴类似腕表的游轮追踪器。

游轮上的名牌商场、付费餐馆,各类表演以及玩乐场所,都得依据场所的大小,限定入场人数,因此,热门的乐队表演、碰碰车、冲浪板与攀岩等不须另外付费的活动,几乎每天都一位难求!大剧院的主要歌舞表演限定50名观众,而且只招待套房贵宾,这点未事前在广告上说明,令喜爱看歌舞的搭客大失所望,诚属美中不足。

疫境下的游轮之旅,利弊互见;原本可载4000名乘客,只剩850人,个人活动空间大了,不必人挤人排队,而且少了群聚的喧闹,以及促销商品的轰炸式广播。尤其可喜的是,价格降了,服务依然到位。

有位游轮专家说,游轮本身是一个“目的地”,单单“玩游轮”已值回票价。皇家加勒比船队的玩乐设施颇多,三几天时间并不难打发。

为了遵守安全社交距离,从买船票到预订游轮活动,都必须通过应用软件。这对一些长者可说是挑战,难怪船上的长者并不多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