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萱:征服

夏克敦征服南极之举虽都未竟全功,却树立了探险绅士风格,对后来者影响巨大。(互联网)
夏克敦征服南极之举虽都未竟全功,却树立了探险绅士风格,对后来者影响巨大。(互联网)

字体大小:

魏思理崇拜一个前辈英雄,但是他没有铭记英雄的哲学:世界上不是什么都能够征服,尤其是南极。

“人类之所以申探广大无垠的自然界,各有不同原因激使其出发。有者纯为好奇探险,有的是为了探求科学知识,也有人走入未知天地,只是受了自己心底一声神秘的诱惑。”

以上一段是英国先锋一代南极探险家夏克敦(Ernest Shakleton)的书《南极心坎》(The heart of Antartica)开卷道白。书实录了1907-09年他领导的南极冰原行程,在上世纪初极简的人身配备,零科技支援之下,终告功败垂成。

夏克敦征服南极之举虽都未竟全功,却树立了探险绅士风格,对后来者影响巨大。他一生强调,探险的人必须具有的精神原则依次是:正面乐观心态、耐性、勇气、体能(包括忍耐力);他本人在进程陷入无助险境中,保持平静,激励队友恢复信心。据记录,无论在何种艰险情况下,从没有对人发脾气。

夏克敦身高体壮,相貌堂堂。对于自己的“失败”成果,他认为“人有极限,量力而为”。没有成为“实质上的英雄”,但他始终坚持君子作风。

夏克敦第二次远征南极正值爱德华七世时代,出发时获王室授国旗,王后亚历山德拉赠予圣经。登上地球最高峰,成功抵达南极北极终点,登陆月球插国旗的荣耀传统天下人皆知。趣味的是,这位思考内容特别出众的夏克敦先生,在并未真正抵步的时候插下了大不列颠旗,宣言“此地成为英王爱德华七世属地”。

18至19世纪西欧各国一窝蜂纷抢海外殖民地,百余年前远洋征旅的英国人,殆半是海军或空军技术部队人员。夏克敦脱不了王朝子臣烙印,我们回瞻历史,何妨一笑置之。今日多少强大富国,人民谈吐举止与夏克敦相去不远,五十步一百步,搞笑自由。

这位没有“征服”南极的败将所产生的影响实际上还真实够硬。他认为,既然南极中心终站已经被美国人/挪威人率先征服掉了,那么剩余的最大探险挑战是“跨越南极”,从南美洲尾端智利的Punta Arenas为起跑点,横向走到南极洲西部,终点是南太平洋末端的Ross Ice Shelf ,濒临新西兰。此一论促成南极探测援助站的诞生,从夏克敦年代开始,才有了投资经费、科研、交通、医药多元机构组织全面开展支助救援活动。这,应该算是他最重要的功业。

夏克敦1922年在“南极领土”死于心脏病发作,就近葬在南乔治亚岛,归属一生所爱。2003年,一名英国退伍军官魏思理(H. Worsley)专程前来吊唁,在他的墓前念诗哀悼。04年开始,魏思理发愿继承心目中英雄横跨整个南极的壮举,“探讨这个极地的中心秘密”。

是个人内心强烈的呼求,或许命运交托,他在夏克敦的孙女协助下联系上百年前夏克敦队友的两名后裔,更发现了当年夏克敦队伍的副手竟然是自己的叔祖父。于是乎魏思理积极筹款组队,耗时两年集训,终于2009年1月成功“征服”南极。在以行动向他的英雄和另两名组员的曾祖致敬之后,魏思理成为南极专线探险巨星,走红英美。小猫之流如我,已是无比至上地完美。但是伟大的人目标必须更伟大。

2015年,魏思理宣布为残病军人福利筹款,作空前未有的挑战南极:他将单独步行,无任何协助装备,自背300多公斤的粮食,通话设备及紧急求救按钮,从南太平洋靠新西兰的Ross Ice Shelf朝向南美洲智利进发。

因为他不是走最短的直线距离,而是进入南极中心,再折转南美洲方向走,因而加长了路线。

值得一提,他离开伦敦之前,携妻儿女全家到肯辛顿宫,从威廉王子手中接过国旗,以壮行色。旗面有威廉亲笔签名。是不是非常近似夏克敦与爱德华七世的镜头?

关键是,魏思理已经55岁。英国广播电台访谈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一定是疯了。

行程中他一路接受访谈,伟论计划多多,甚至论及如果拍电影“可以演他的人选”。我没有征服南极的经验,不过我相信正常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超极限的路程,争取休息是最重要的。

2016年1月22日,魏思理挑战南极第71日,他按了求救电钮。第二天他在Punta Arenas的特设医院一切告终。

他崇拜一个前辈英雄,但是他没有铭记英雄的哲学:世界上不是什么都能够征服,尤其是南极。

(传自墨尔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