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三本半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见潘敦,我是把他当西门庆的,有钱有闲玩风弄月,虽然过手的不是活人,是字画古董,但都是绝色。

后来,读他文章,惊讶他学董桥到了标点符号。而且,他把受影响的焦虑转换成了快乐,有朋友劝他摆脱董桥走自己路,他笑笑不改,更加惟妙惟肖,“女老板姓费,我们都叫她的英文名,Daisy。”风格的练习到了舍身的地步,就比爱情更不讲道理。所以我有时候也替董先生操心,身边有一个这样的男人,模仿你,代言你,是人生的犒赏还是惩罚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