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危重病房

订户

字体大小:

她的冠病是重症,病发第二天便晕倒了。弟弟不敢与我说,第二日与母亲视频,她吸着氧气。说话蛮有力气的。她告诉我。我马上感到她的病的严重性。问弟弟寻找可以供电的车辆,制氧机需要电,送母亲下缅甸瓦城或者腊戌去。我只一味钻这个牛角里去,不知道可以使用氧气筒,严重耽误了医治。还要他寻找医生。

医院去不得,一家医院只有一位包揽所有的医生和几位护士。而所谓隔离点,也只是把有病的人关在一个地方,医疗设备极差,还得自备氧气。那里有医生吗?不知道。整个抹谷只有三个医生,一个在院,两个各自有诊所。诊所每天人满为患,两位已无暇顾及其他。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