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妙婷:紧急或非紧急?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如果你在回家路上,看见一名阿叔貌似醉倒在地,是该上前帮忙,还是该让他继续睡呢?

我不久前就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下班回家时,看见一名年约六旬的阿叔侧躺在地上,双脚在两张石椅之间,好像原本是坐着的,不知怎么地倒在地上了。

周边无人,我放缓脚步,想用这十几步的时间来做个快速评估,看是否要继续走回家,还是停下来帮忙。

地板没有血迹,应该没有受伤。腹部上下在动,仍有呼吸。桌上没有酒瓶,难道不是喝醉?桌上有一袋东西,难道他嗑药?

是不是该叫救护车?

凑上前仔细一看,阿叔的口罩已经拉到下巴,嘴巴不时像在品尝美食般“咀嚼空气”,好像睡得很香甜。

判定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心想:“应该没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反正等下会有其他人来帮他。”

怎料,抬头一看,周围虽有人经过,但他们似乎都跟我“心有灵犀”,放缓脚步看了阿叔两眼,接着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于是,原本已打算不理会的我又转身回来,蹲在阿叔旁边,一直喊“安哥,你还好吗?”

阿叔毫无回应,蹲在一旁的我又不知道该不该碰他,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虽然已经打了疫苗,还是会害怕染疫。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名年轻男子走上前,用福建话大声地唤着阿叔,并把耳朵靠得很近,试图听看阿叔是否有回应。

男子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是不是该叫救护车?”

这时,我突然想起民防部队常说,若不是紧急情况,没有生命危险,就别打995,那我该打什么号码呢?

实话说,我无法判定那是有生命危险与否,所以选择打了非紧急热线通知警察,让警察来决定该如何处理。

休班警员来帮忙

这时,一位大哥上前,似乎非常熟练,先是移动阿叔的身体,让阿叔的头枕在他的一只手上,然后掏出阿叔裤袋内的手机和钱包放在石椅上,再打开石桌上的药包查看药物。

我当下有点傻眼,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这位大哥,心想“这算是破坏证据吗?”“不知道阿叔的情况就随意移动他的身体,这样对吗?”“我应该上前阻止吗?”

大哥忙完一阵,才解释自己是休班警员,问我叫救护车了没?

警察随后抵达,接手处理,我留下个人资料和联络号码后就离开了。

这事件让我发现,身为记者,我每天关注紧急事件,但其实当我碰到上述这类事件时,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甚至是该向谁求助。

问了几个朋友,他们的回应都是一样的,“对方都已经没反应了,叫又叫不醒,你又知道不是紧急状况?当然是叫救护车,让救护人员去做判断啊!”

是的,我不该自己认为这是个非紧急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