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为什么记得你

(周雁冰摄)
(周雁冰摄)

字体大小:

一个人一件事一处风景,是什么原因让人记得而留下印象呢?仅仅是因为平和而美好吗?

在新西兰的时候,曾经在一次旅行的一天里,遇见两条河。第一条河平和而美好,让人印象深刻。我以为这一次旅行中不可能再有第二条河,能够超越它。但是,一个人一件事一处风景,是什么原因让人记得而留下印象呢?仅仅是因为平和而美好吗?

我们在北岛中部的陶波镇,遇见新西兰最长的河流——“流水之河”(Waikato);沿着从陶波湖缓缓流向大海的河水,步行了大约两个小时。

流水之河一开始就让人印象深刻。它清澈平静,像不问世事的老太太,坐在摇椅上编织色彩斑澜的织物,风从耳边过,万事不动心。

从山间步道俯视河中央的小岛。“樱桃岛”上不见樱花,却有一地的粉红杜鹃。羊儿在垂柳间吃草,蓝绿的河面色彩多变如孔雀的羽毛。

因为河道过于安详,所以徒步的最后,河水涌入泡沫瀑布(Huka)的河域,瞬间袭来的雷奔电洩竟让人不知所措。站在横跨瀑布的铁桥上,心情从惊讶到后来的沉醉与享受,经历了一个有趣的变化。

冰蓝色的瀑布,犹如不断改换造型的冰雕,每一段都让人有无法置信的惊喜。尽管貌似狂野,却保持着一种高洁优雅的态度,像一个面对人生万变都坚持美丽的人儿。

走在流水之河河边,口中心里赞叹不断,甚至开始梦想要永久搬到这里,隐居在不问世事的美景中。

北岛旅行的回程,途经旺加努伊河(Whanganui)的山路回返威灵顿。

我单纯的以为新西兰的河流面貌都似流水之河那般,但迅浊的旺加努伊河在悬崖下奔流,完全打破了我对新西兰河流自以为是的想象。

车子驶入旺加努伊河山路只容纳得了一辆车通行的狭隘车道。右边峭壁笔直地插入河水滔滔、时时泛滥的大河内,左边同样是巨石崇竦。这段人烟稀少、手机断线的山路,以不同的方式不容城市人小觑它。

由于缺乏在新西兰开车的经验,我们一行人忽视了道路关闭的通告。行驶了接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好不容易兜过那些泥泞满布的山路,竟然被修路工人拦下。原来前方路段前几日遭河水冲毁,需要修补,车子过不去。工人让我们原路折返。

我们的车子几天前才被铁片刺穿轮胎,送交维修公司。车子咕噜噜行驶在泥石路上时,大家都心里发毛,只能祈祷维修技师的技术一流,轮胎经得起这番折腾。否则,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荒山野道上爆轮胎,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

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逼近起点,竟然又被拦下!那边也是修路,路已经关闭,要傍晚才完工。修路工人说:”你们还是倒回去。前面那段一个半小时后就开放,你们回去正好开路!“

这种时候,你会发现阳光的美好。当所有的一切都沉浸在温暖通透的阳光里,人的心中顿时有了前行的勇气和希望。

我们只好再往来路驶去。阳光下山里的老教堂,骑马经过的毛利人脸上的微笑,仿佛都成了一种依靠。

来来回回五个小时以后,我们总算闯出旺加努伊河的山路。

想当初,一开始看到悬崖下黄澄澄的旺加努伊河,心里第一个反应是:大概不会对这段旅程留下深刻印象了,毕竟“流水之河”的美,已让人深深心动。没想到,旺加努伊河却用它独特的方式叫人不得不记得它,而且是牢记于心。

旺加努伊河山路上,我不晓得前方的风景会是什么样子,心情纠结在无助、焦躁、后悔之中,但路上的阳光与景物却一点点地传递给我关于生命美好与动人的信息。就在这般不可复制的情境、起伏动荡的心情里,人仿佛靠近了一种更接近生命真相的中心。

它是要告诉我什么呢?最终,哪一条河会在你心里刻下痕迹,永不忘记,结果并不是我的选择,是宇宙万物发展的必然。因为它愿意,所以我必须牢牢记着。因为它突然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拽着我走了人生的一段旅程,并要求我来回复习,让我给了它比计划中多了两三倍的时间;而当它终于愿意放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不一样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