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用餐仪式

今日到餐馆用餐,得证明已完成疫苗接种或24小时前接受过检测,仪式很多。(作者提供)
今日到餐馆用餐,得证明已完成疫苗接种或24小时前接受过检测,仪式很多。(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为了一餐,麻烦多多。有人为了到餐馆用餐,24小时之前得先到诊所检测是否染上冠病,那是由于过敏无法完成疫苗接种的“后遗症”。当然,哪里都不去就什么检测都不必做,但偶尔与家人朋友出外欢庆一些喜庆节日合情合理,更是最普通的社交活动,无奈世界变了样,唯有适应变通。

一场疫情,似乎让上餐馆用餐成了大事,但上餐馆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本来就是生活中的大事。以前小时候是只有大日子才上餐馆的,尤其是中式大餐馆。一般上是生日,要不就是大人中马票,请比较亲密的亲友一起吃大餐,因为有种说法是赌来的钱财必须得花,不能留。于是,只有出外用餐才能吃到像佛跳墙这样的山珍海味,大家都很期待,往往盛装出席。

今时今日,餐饮文化大不同,上餐馆成了平常事,不少人因为家里少煮,为了图个方便几乎是每一餐都轮流在小贩中心或餐馆解决,即便是到星级餐馆用餐着装也很轻便,当年上餐馆的那种仪式感早已不复存在,因为实在是太普遍。像我,出外堂食或打包外卖是我的生活日常,尤其当父母步入老年后已逐渐接受并习惯越来越少机会享用家传菜肴的事实。别说自己不懂得下厨,一个人的厨房,也没什么好煮,往往都是一包快熟面就解决空肚问题,那是为活而吃。

没料到是疫情恢复了当年出外用餐的仪式感。一些人等了好几个月才订到心仪的餐馆,却因为无法完成疫苗接种被拒门外。为了满足味蕾,唯有先扛上一堆麻烦,先到诊所检测才能有口福。这无形中让我们格外珍惜能外出用餐的时光,于是相约用餐的朋友都很期待,为了隆重其事会设置着装主题,一些人甚至连已快发霉的貂皮大衣都拿出来穿,重新定义了出外用餐的仪式感的隆重性。

一场疫情也“揭穿”了身边一些朋友原本遮掩得很好的亮丽外表,一些不问不知的“隐情”因为接种疫苗问题逐一浮出台面,不是抗拒疫苗而是不能接种,于是演变成不可以。就有人因为严重过敏,过去近两年足不出户,连孩子都居家学习,所有需要的生活用品都靠外卖送上门。这样子生活并非不可以,但对人需要社交互动的天性是种残酷的打击。难得的是身边一个这样的朋友,在忍受这许多生活上的不便之际,仍不忘关怀其他人,依然在各重要节日送上糕点和祝福,表面上看似依然,但我们都明白其实在精神上或许已遭受严重创伤。

对为吃而活的人来说,冠病不仅打乱了饮食习惯,更搅乱了味蕾。一些人染上冠病的症状是失去味觉和嗅觉,那是对吃最残酷的惩罚。无法完成疫苗接种不能在餐馆堂食,也是对馋嘴猫最重最痛的打击。所以很佩服那些为了给朋友庆祝重要日子而忍受检测的不便和麻烦的人,明知堂食不易仍“不辞劳苦”,那是一种不把生活态度在病毒面前妥协的斗志,或许也正是我们需要的对抗病毒的精神。

突然想到从外国入境的商务或休闲旅客,他们要在餐馆堂食或许也餐餐都得先做检测,他日你我若能远游,在外国是否也会如此?当今用餐,真是好有仪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