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松:家长才令人头痛

订户
弟媳照顾过不少婴儿,对婴儿的食量多少有些了解,她压根知道,半岁不到的婴儿,胃口即便再好,该名母亲指定的分量是无法喝完的。(互联网示意图)
弟媳照顾过不少婴儿,对婴儿的食量多少有些了解,她压根知道,半岁不到的婴儿,胃口即便再好,该名母亲指定的分量是无法喝完的。(互联网示意图)

字体大小:

一年难得碰上几次面,同样任职幼教行业的两妯娌,饭后话匣子一开,幼教中心里的点点滴滴就说个没完。

我原本没在留意两人说些什么,后来听到一句“孩子很可爱,往往是家长才令人头痛”,我禁不住“鸡婆”起来,竖起耳根静静听。

我太太说,早前执教的私人幼教中心,有这么一个孩子的父母,要求特别多,孩子用餐冲凉上厕所,老师都得记录得一清二楚,并发短信“禀报”。这对父母的教育程度不低,都是专业人士,两人或许觉得,他们为孩子支付较高的费用,要求多也就理所当然。身为老师,我太太当然会尽量配合,问题是,这对父母每天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冷冰冰的样子,根本不屑跟老师交谈,有疑问或不满从不当场说,而是一状告到校长处,搞到大家都很没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