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闲话“英烈榜”

订户

字体大小:

喜欢看香港警匪影剧的粉丝,相信都知道香港有个专门风光大葬殉职公务员,包括警务人员的墓地“浩园”,浩气长存,名正言顺,令人敬仰。

新加坡警察部队则是在2002年8月于新凤凰园的总部,设立警察文物中心(Police Heritage Centre),在文物中心展厅外的墙上,分别张挂了“英雄榜”与“英烈榜”,让英勇立功与忠烈捐躯的警务人员,名留榜上。基于安全考量,展厅只有透过网上预约,方准参观。

据警队近日宣布颁发警队成立200周年警察奖章时透露,自1901年以来,共计125名警员壮烈牺牲。或许有人会感到“惊讶”,我国治安良好,怎么可能有上百个警务人员因公丢命?

我国今日的安稳繁荣,并非“从天而降”或是理所当然的。建国之路,崎岖不平,艰辛难行。警队之路,亦是如此,改组重整,挑战不断;从开埠、殖民地、日据时代、自治到争取独立,历经屠杀、暴动、骚乱……面对日军、共产党、私会党、恐怖分子……几乎每个阶段,奉命前线迎战,支援戒备或坚守岗位的警务人员,都难免有伤亡。

资料显示,单单日据时期,遭残暴日军杀害的殉职警务人员有二十多位,多场种族或宗教引发的暴动,福利巴士骚乱与印度尼西亚对抗时期派遣破坏分子埋置炸弹,亦夺去多名警务人员的性命。

余生也晚,虽说是“建国一代”,上述暴动与骚乱事件发生时,年纪尚小;四十多年的报界生涯中,倒是采访过多起警匪驳火,以及警探遭私会党徒袭击的案件,例如林万霖与“阿发”等悍匪恶盗杀警后逃亡多年,不过,最终还是法网难逃,死在警方枪下!

CID的便衣跟各警署的刑警,属于高危的警务人员,普通的巡警、交警与海岸卫队的水警,也有因公殉职的。80年代死亡赛车盛行之时,便有好几个交警在追捕亡命赛车手时,车仰人翻送命。即便是一般的警方临检,也有违法者或醉酒者冲闯,甚至开车将执勤的警察撞死。50年代,就有一辆破坏分子的车,冲过路障,导致连环车祸,造成三名警员殉职。

闯路障酿伤亡,早有先例,难怪国会最近会通过修正法案,加强逃避路障的刑罚,将罚款提高至1万元,监禁增至最长七年,或两者兼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