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没有必要再分亚洲大学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17年前我还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工程系念书,到美国的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做过一个学期的交换生。

这所在加州海边的大学不但海滨风光闻名遐迩,教学楼看起来十分朴素的工程系在业内也颇有名声,还曾出过好几个诺贝尔奖得主。

当时我最担心教学体系和文化的不同,上课时可能会当个聋哑学生——听不懂、说不出,更糟的是考试无法及格,回国后还要补学分。

没有想到,美国教授说的话不但我都能听明白,上课时也随时都能举手问问题。教授对于亚洲学生的数学水平都很有信心,的确,当时他们还在教的微积分,可是我们A水准已经做到熟烂于心的题。

损失的是耶鲁还是国大?

美国教授听说我是从新加坡来的,赶忙说那你一定知道谁是Jackie Ying,她可是材料工程学的牛人。那还是我这个本科生出了国才第一次听到应仪如教授的大名。这名新加坡女性身为新加坡科技研究局属下两所研究院创院院长,当时已经是声名远扬了。

几年后,我到伦敦念硕士的时候,国大的世界排名已经靠前了不少,甚至在一些排行榜上,稳坐亚洲第一。每每遇到亚洲学生,都对于能从国大毕业投以羡慕的眼光,对于他们来说,国大的门槛很高,不是谁都能来的,可能要比英国的一些大学还要难进。

在大家比较熟悉的国际教育市场咨询公司Quacquarelli Symonds(简称QS)2022年全球大学排行榜中,国大排名维持第11,南大排名第12,耶鲁大学排14。所以,在国大要跟耶鲁大学分家、不再联办博雅学院这件事上,从某种程度来说,完全可以说是耶鲁的损失,而不是国大的损失。

撇开停办耶鲁—国大学院会不会影响学术自由不谈,如果说这所学院的末代毕业生担心今后文凭含金量没那么高,或者是未来学生对以后少了一个不必出国就能有的美国大学联署文凭而感到失望,实在是很短浅的看法。

特设‘亚洲排名’越来越没意义

一些所谓的国际排名,为了让亚洲的国家看起来没有那么差,会特设亚洲排名,仿佛亚洲继续代表着落后和不发达。但其实今时今日,这个做法已经越来越没有意义了,尤其是在全球化的现状里,五大洲七大洋应该退到地理课就好。

就算以洲际来分的话,亚洲的GDP总额已经是远超北美和南美,如果是人均GDP,新加坡、文莱、澳门都是全球前五名(另外两个是卢森堡和卡塔尔)。

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这个思维方式如果继续一代又一代地影响着我们,那我们才会真的对不起下一代。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采访组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