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哀情小感冒

订户

字体大小:

大清早天没亮,因为喉痒咳嗽而醒来,觉得身体微热,似乎有些许感冒。犹豫好一阵子,我决定打几通电话,取消了一个午餐约会。只求心安,为了自保,也为了保护友人。

开车去住家附近一家私人诊所求诊,这是一家得到卫生部津贴支持的公共卫生防范诊所(PHPC,Public Health Preparedness Clinics的简称),这计划从去年开始,为了缓和综合诊疗所和医院就诊人数过多及避免交叉感染而设。真想不到,我竟然会用上它。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