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写序杂谈

订户

字体大小:

请人写序评介,乃算是出书流程重要之一环。近几年出书,主力大事宣传与促销,花样百出,大搞导读会分享会,还有仿效明星艺人签卖会,或邀名人演说,甚至载歌载舞,朗诵吟唱助兴。即便是疫情未散,转战网上,亦热闹不减。

不搞这些,反而显得“不正常”,属于异类,不小心还会贴上自命清高的帽子,更有可能被认为不懂市场要求,不识时务,不知好歹。

为人作序,看法各异,汪曾祺视为重任:“要看作品,还要想问题,写起来很费劲。”周作人则谈笑用兵:“意在借机会说点自己的闲话,故当如命不瞎恭维,但亦不能如命痛骂矣。故此,多数序文都不切题,想必因为压根儿不打算读完全书。”

序,即为前言,置于卷首。有人说它既是著作的判词,又是读友的向导。个人认为,书还未读,先灌输一大堆成见,读下去或会按图索骥,先入为主。读完全书再参照序或后记,比较一下读后感,或许更有意思。

余最讨厌译序,译序来头,大多不小,比如写的是方块字,却因为恭请只识洋文的达官贵人写序兼主持仪式,不得不自己翻译或另请枪手自导自演。写序者的身份与学历,大多力邀有头有脸的知名人士,不是教授便是博士。

余亦出过几本书,当中一本散文由公会赞助,不得不劳动会长写序。另一本《杀童血魔》则诚邀时任警方发言人饶尚仁(已故)动笔。四年前出版两本罪案实录,原欲邀请高人写序,忽觉得“进退两难”。难在认识的权贵和名人,屈指可数。难在不是书香世家,更非高位的当权人士,毫无显赫的背景与学历供写序者“发扬光大”。最终,唯有自说自话,可是,自序难在自夸;不夸,如何卖瓜?难在适可而止,如何拿捏,伤透脑筋!

为人写序的难处则在于:对作品得先睹为快,然后引经据典,尽力宣传作品之优点,怕的是影响销路,多年友情搞不好“断”在一序。过誉又恐有瞒骗读友之嫌,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日前,婉拒一友之邀作序,至今只替二友写过序:一是前辈郑文辉的《新加坡私会党e时代走向何方?》,熟悉话题写来还算得心应手;一是秦淮的诗集,写来战战兢兢,蒙他不嫌,心卸大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