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意大利人

订户

字体大小:

“和平号”在漫天彩霞笼罩下离开那不勒斯海港和意大利半岛,朝地中海西边驶去。暮色苍茫中倚靠船舷栏杆,不由思考起“意大利人”这个多姿多彩的概念,它的反证是,如果一个民族和国家是“千人一面”的铜墙铁壁,就难以实质性参与人类世界的文明进程。

小时候在中国,观看阿尔巴尼亚的游击队题材电影,得知了墨索里尼和意大利法西斯军人的凶狠形象;青年时期却了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法西斯“轴心国”一员的意大利,部队不堪一击,包括在自家门口的巴尔干半岛和北非战场,战绩很糟糕,均需要德国人出兵增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