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包扎凯旋门

订户

字体大小:

原定去年9月登场的Christo and Jeanne-Claude包扎凯旋门,是疫情全球扩散后我在黑暗中盼望的一线曙光,当时乐观到近乎天真,估计秋季应该可以飞去东京看歌舞伎,为免和心仪的环境设备艺术家失诸交臂,还特别提醒自己订机票要留神,千万勿在巴黎盛会期间外游。谁不知不但5月听闻二人组幸存者逝世,更传来最后遗作延期展出消息,整件事变得非常渺茫,就像忽然失去努力向前的目标,何时上床无所谓,何时起床也无所谓。一个咸丰年间已经躺平的人,老来竟然萌生再躺平一点点的念头,当然很危险,在那样恶劣的心情下匆匆编成散文集《花债》,其实是天赐的救赎,兜进重重叠叠的回忆打个白鸽转,咕咕噜咕咕,咕咕噜咕咕,泛的纵使不是轻舟,总算勉强过了万重山。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