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树大成荫鸟来宿

字体大小:

树大成荫鸟来宿,虚怀若谷人来聚。把心敞开,就能在独乐乐之余,兼容众乐乐之喜。

住家窗户面向主干马路,马路两旁是早期栽种的青龙木,沿着整条大路整齐排列,绵延好几公里。树龄应都超过50年,当初搬来此区就住在马路对面的老家,当时住宅区刚开发,成列的青龙木已相当挺拔,至少在我孩提的心目中,已是大树了;眨眼40多年过去,而今树身更是粗壮,可四五人环抱也不为奇。

青龙木属亚热带大型落叶乔木,高度轻易可达十来层楼,枝叶扶疏绿意森然,作为赤道岛国的街树,正好可提供大片绿荫,为行人解烈日当头之苦。数月前刚搬来新居时,由于楼层高度刚好面向青龙木树冠,平时总喜欢靠着窗望着眼前绵密的蓊郁蔚然,满目凉意。偶尔刮风下雨,更是要隔着窗户看垂落的枝叶,在风雨中厚重地汹涌翻滚,沙沙作响,仿佛卷起千斤波浪,也仿佛一条条迅猛窜动的青色虬龙,气势撼人。可谓是动静皆宜,百看不厌。

奈何此等闲情只能暂时作罢。接连几日工人逐棵树木大肆修剪,沿街的老树顿时只留树干秃枝,青龙一般丛丛垂落的枝叶荡然无存,靠窗不见习以为常的绿意,颇有几许小小惆怅,加上失去层层枝叶过滤日光,房间忽而过分明亮,好几日方适应下来。

近些天不知为何异常闷热,在房间办公风扇嗡嗡直吹,卷起的风都是温热的,如火炉;在户外没了遮荫,日光明晃刺眼,走没几步就已汗流浃背。已过中秋,若是在温带国家,这大热天应相当于秋老虎吧?岛国虽无四季,然如此酷热也是少见的。此番景况更是让人想念青龙木笼罩下的凉凉阴翳。

也不知是否受酷热天气影响,上周儿童节的插画,苦思不得灵感,最后干脆简单画小朋友一起开心分享大西瓜。大热天痛快来一片清甜多汁的西瓜,一定很开心;而如果还能和好朋友一同分享,肯定更愉悦。我们总是在节日彼此祝贺快乐,只是快乐是怎么一回事,谁又能肯定自己全懂?快乐是什么?如何才快乐?快乐是本能,抑或经由后天学来的?若是本能,为何随着年龄不断增长,快乐的能力反而逐步退化?若是可后天努力,那么快乐的方程式或诀窍又可何处觅得?

长大了如果不快乐,那就问问小时候的自己,为何总是动不动就很快乐。也许是,小时候根本没有不快乐的理由;但长大了,反而需要各种借口才能换来快乐。就像参禅修道,若是一味追求清静,那也是一种欲望了。清静不是追求而来的,快乐也不是从他处乞讨的;没了欲念,就清静了,心境打开,就快乐了。

还记得小学高年级,科学课曾教我们认识身旁的花草树木,也是那时候雨树、凤凰木、青龙木、黄盾柱木等常见街树,开始走入了我的天地。雨树的形状宛如一把擎天的伞,凤凰木的红花是炽热的森林之火,盾柱木的黄花是亮眼的金黄云霞,青龙木又圆又扁的种子最特别,随风旋转飞散,四海为家。最开心是放了学,校门外就有课本上的各种大树,可近距离观察。偶尔捡到凤凰木的红花,或是青龙木的种子,更是可乐上好一会儿。

天地之大,容得下成千上万的花草树木恣意生长,长成各自的精彩。若人心也能如天地辽阔,又何愁找不到简单的快乐?树大成荫鸟来宿,虚怀若谷人来聚。把心敞开,就能在独乐乐之余,兼容众乐乐之喜。我等着看窗外青龙木一天天的变化,虽暂时少了满目青绿,能等待枝叶再次青葱扶疏,也是挺有趣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