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郁:租赁组屋

订户
租赁组屋的走廊一般没有窗户,阳光无法照进来,每一扇门的背面又蕴藏什么样的故事?(蓝郁摄)
租赁组屋的走廊一般没有窗户,阳光无法照进来,每一扇门的背面又蕴藏什么样的故事?(蓝郁摄)

字体大小:

新闻报道某租赁组屋单位因走廊囤积太多杂物而引起火患,导致居民们必须立即疏散。我看了事发地点,吓了一跳,火患的一天前我曾到过那里做问卷调查家访。受访的年迈夫妇就住在事发单位楼上,希望善良的他们吉人天相。

提及租赁组屋,我是两年半前开始家访工作后才有理由涉足。记得第一次登门拜访时战战兢兢,主要是很多负面新闻来自租赁组屋。我进入电梯时看到地面上有一推垃圾和秽物,印象确实不佳。来到指定单位的楼层,很是震惊。狭窄的共用走廊没有窗口,像是被阳光遗忘的角落;大部分的住户都将大门深锁,呃,有点像牢房。

租赁住屋多属一房一厅,一览无遗,往往一张床就占据半个客厅。或许是没什么好遮蔽的,受访者在回答问卷题时也坦荡荡,不拐弯抹角。

令我对租赁组屋改观的是一对中年马来夫妇。造访时,他们正为开斋节做布置,房子洋溢着喜悦的氛围。阳光从厨房的窗口洒进来,和走廊的昏暗是两种意境。客厅最显眼的是那台超大的壁挂式电视,像极迷你家庭影院。

这对马来夫妇的子女已各组织家庭,有自己的居所。他们说此处就是两人的安乐窝,不用顾虑往后要把房子分给谁,少了一桩烦恼。听来挺有智慧的。

因为家访,近年跑遍半个新加坡,几乎每个邻里区都有数座租赁组屋。靠近市区的俯瞰加冷河滨公园,以及体育城的椭圆形前卫建筑,比一些公寓周围的景色还吸睛呢,我在工作之余常忍不住驻足欣赏。

租赁房子的住户形形色色,多半是独居老人和低收入家庭,也有高学历的专业人士,当中不失有精彩背景的人,可谓社区里的大熔炉。最近和一位居住租赁组屋的大叔做家访,勇闯商界大半辈子的他分享诸多人生事迹,有种英雄不问出处之况味。一访一谈中,话题竟聊到古典音乐去,他顺道指向摆放在客厅一隅的老钢琴,霎时觉得简陋的房子因这台钢琴而优雅起来。

租赁组屋犹如岛国的B面,和城市的光鲜扯不上丁点关系,多数人因此选择视若无睹。一扇门一则故事,反映的是百态人生,同时教会我们去包容与接纳这个社会的多层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