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若芬:师宝

订户
2021年南大毕业纪念牌。(衣若芬摄影)
2021年南大毕业纪念牌。(衣若芬摄影)

字体大小:

“师宝”比“妈宝”还可怜,“妈宝”可能因为成家而另立门户;“师宝”一旦有“他心”,想不开的老师会以为是背叛……

比往年推迟了两个月,幸而今年的毕业典礼终于能够实体举行。毕竟,这是极具纪念意义的仪式。虽然已经取得学位证书,典礼的程序——穿上学士袍,戴上方帽,走上礼堂的舞台,从师长手中获颁毕业证书的外封套,拍一张合影……完成这些,才仿佛有“脱离学生身份”的确实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