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彬:旅行的记忆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们对于旅行的记忆,往往不单是美景或美食,而是这些事和物所联结着的人。可以是结伴而行的亲人、爱人和友人,也可以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笔者近些日子罹患眼疾,近半个月几乎不能看电脑看手机。起初很痛苦,现代人大多都有电子设备依赖症,离开了手机电脑,感觉快要无法正常生活了。

人面对困难和苦痛的忍耐与坚韧远超出自己的想象。既然我们无法避开这些人生不如意之事,倒不如别再白费力气想要从中逃离,而索性把此境遇当成烫伤后新生的另一层无法剥离的皮肤,谋求一种与之共存的和平共处之道,等待这层皮肤慢慢由红变暗,逐渐恢复正常。虽然有的人需要更长时间来复原,但何不换一种想法,当作尝试另一种生活的美好馈赠? 基督徒惯用语说: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当然,这另一扇窗需要你自己去找。眼不明了,耳可以聪。此时再听“音乐隐士”刘星的《一意孤行》,在仿佛自远古而来的行云流水音韵中,闲云野鹤般抛却三千俗尘,让思绪慢慢自由飘浮,竟听出不同于以往的感受。在音乐迂回拨动的瞬间有种感动,水波涟漪处——映出陌生人的笑脸。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