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乐:难为了耳朵

订户

字体大小:

余光中的小品散文《催魂玲》,道出了通信科技发达下,听觉与思维空间被压缩的窘境和无奈,他特别拿电话与书信作对比,在他笔下,电话不单削弱了情感的朦胧,也少了鱼雁往返的美好期待和咬文嚼字的乐趣。

书信与电话的对应差异,前者具备耐性和长性,可以耐心展阅,从容观赏,慢条斯理回应,不像电话那般直接,毫无回旋的余地,一问一答,刀来剑往,咄咄逼人,倒是书信往返,多了缓冲的地带,神经无须紧绷。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