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家访

订户

字体大小:

昏暗将雨的午后,我依约来到一栋三层旧店屋做实地勘察。一楼店门下闸深锁,侧边上楼的门户半掩。破落斑驳的木门,推推敲敲、咿咿呀呀地开启,眼前狭长陡峭的木梯,黑暗中见不到尽头。我正犹豫上不上去,一线微弱的光这时在楼梯高处蔓开,一个人影背光浮现。我看到滚了亮边的身形轮廓,看不到容颜……

那年父病,家贫如洗。我小学三年级开学了还买不起课本。母亲听说可以向学校借课本,嘱我向老师求助。下课后,我的级任黄老师,说要随我回家见家长。我家离校不远,在旧店屋三楼的一个小隔间。那道连扶手都没有的狭陡木梯,平时跳跃着上下,那天爬得格外小心。老师在前头,我跟在后头。老师滚了亮边的背影,一级一艰难地向上移动。周围肃静,老师的喘息扣着梯板的嘎吱声,清晰深刻。老师和母亲聊什么,已不太记得。只记得老师掏出手帕频频抹汗,母亲则连声抱歉与感谢。我忐忑地站在一旁,怀抱着一个可以继续学业的希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